2011-09-15
张军 回归纯粹 突破永无止境--《睿士ELLEMAN》2011 9月号

 

 

主编的话:
“他们有范儿,他们睿智,他们光芒独特,他们身上最突出的一种魅力,是拥有突破的能力。他们甚至把突破变成了一种男人的气质:突破的路途中也许充满困难,而他们可以把它变成路边的风景,笑看风月;突破的终点也许不是实现梦想,而他们从没想过停止,身影潇洒。拥有它的人就拥有才华;拥有它的品牌,更接近一种精神符号。正如Rado,从1917年诞生至今不断创造突破传统科技的腕表,Unlimited Spirit的精神在方寸间发现无限可能。他们都因此而气质独特。让我们和Rado一同走近拥有这种独特气质的人,去发现原来突破永无止境,去发现永不受限的灵魂可以多么的迷人。”
 
引言
2001年5月18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宣布第一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单,昆曲全票当选。十年后的2011年5月26日,张军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总部被授予“和平艺术家”的称号。从一个昆曲演员到一名艺术家,张军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经历了很多转变与挑战,为昆曲这门流传了六百年的艺术赋予了新的活力,也投入了这个年轻人最美好年华里的所有热爱与梦想。这个坚持了二十五年的梦,如今正以实景园林《牡丹亭》的回归演绎,突破性的绽放出新的光辉。
 
时间,不易磨损的考验
昆曲对于张军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他用了一句简单的话来形容了自己与昆曲相伴的关系“你从来也不需要去想起,但是你永远也不会忘记。”25年前的1986年,他走进了上海戏曲学校,为成为昆曲演员而开始刻苦的学习,同年Rado瑞士雷达表也带来了世界上第一块采用高科技陶瓷的Integral精密陶瓷系列腕表,张军身上同样不易磨损的精神正开始闪耀光芒。25年后,张军招了18个孩子,这些孩子要开始踏上成为一个专业昆曲演员的道路。张军回顾自己曾经的学习历程,成长的道路积累在每天的几十分钟,几个小时之间,翻几百个跟头,走一两千个圆场之上,铺就于伤痛、泪水和更多的汗水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当这些基本功融进骨血,当那些对孩子来说不免枯燥的传统文化深扎进心里,时间会让所有的努力显现出自己的价值。走过躁动、无知、幼稚、迷茫的青春,历经环境与自身给予的磨炼,张军看待时间给予自己的肯定,显得非常淡然,在这个充满了物质与无法停止狂奔的时代,他用着更慢活宁静的态度去演绎自己所理解的昆曲,去诠释几百年前的人生与梦想,让观众在几十分钟里,得到了一种与这个高速发展时代所相对比的安宁,这个大概就是昆曲可以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带来的莫大的鼓舞和陶冶,也是昆曲带给张军和我们的财富,快与慢之间,在这一刻得到了平衡,也许台下的观众还没有感受到这份财富的价值,但时间也会证明心灵上的改变。
 
 
突破,保留尊重不迷失
永无止境的突破往往来自于持续不间断的探索,作为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张军在艺术上的探索从来没有停止过。2008年他和著名艺术家谭盾一起合作演出《马可·波罗》,第一次将昆曲的唱腔融入到西方歌剧的创作中去,最大程度的让国外的朋友看到并且理解了昆曲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国传统艺术有着如此优雅与神奇的魅力。《马可·波罗》的成功,不仅创造了很多表演的手法,也让他在精神层面上扩展了自己的想法,明白了作为一个东方艺术家,怎样与世界对话,怎样向世界展示自己,从而有了更开阔的视野与胸襟与更具突破性的眼光。在采访中张军谈起最多的,是他去年开始和谭盾、黄豆豆一起合作的实景园林昆曲《牡丹亭》。对于自己的这个作品,张军却对突破两个字有着不同的理解,他觉得这是回归纯粹的一种突破。将几百年前昆曲还原到最初的演出环境里,亭台楼阁,烟波画船,没有了电音的嘈杂也摒弃了剧场刻板的环境渲染,一切回归到最自然最原始的环境。音乐、文本和记谱方式都沿用着三四百年前古人所留下的原本,这些昆曲最根本的精髓,张军始终尊重并且坚持着,而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用全新的环境和对人物对内容的理解与感动,重新诠释了他心目中的《牡丹亭》,也让1598年诞生于汤显祖笔下的杜丽娘和柳梦梅有了新的寻梦旅程。他所突破的,是自己对昆曲的理解与尊重,把自己对人生的感悟融入整个角色,也把几百年前的传统艺术重新带回到它起始的地方,让观众打破了对昆曲的一贯印象,由此生出全新的感动与共鸣。
 
坚持,让梦想照进现实
在20出头的年纪,张军也曾经迷茫过。坐科八年,学完出道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稚嫩小生,行内老师的不认可和娱乐圈抛来的橄榄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群好身手好嗓子好样貌的年轻人,在舞台上唱歌跳舞当然是信手拈来,面对满是褒奖和赞誉的娱乐圈,张军免不了也动过心。选择的时刻,一手是唱片公司的合约,一手是一个演全本《牡丹亭》的机会,一面是轻易获得的成就感,一面是克服诱惑继续坚持走传统艺术的道路,他最终选择了坚持最初的梦想。对梦想的坚持不是一句口号,也不是一种自豪感,而是化为每一次努力追寻梦想的推动力。正如RADO瑞士雷达表半个多世纪以来始终坚持的永无止境的突破精神Unlimited Spirit。当眼看着传统艺术不受年轻人关注,昆曲面临着老龄化的尴尬境地时,张军又一次站了出来,花了十年的时间,让昆曲走进大学校园,培养年轻观众。300多次大大小小的讲座和互动演出,人少的时候10来个人,多的时候3、5千人,他每一次都坚持过来了。当台下的戏迷70%都是年轻观众的时候,他又一次向我们展示了对梦想坚持的无限可能。
 
张军语录: 我觉得有人批评是好事,他们随时提醒着我不要偏离所追寻的方向,在回归纯粹的道路上用独立又不迷失的姿态突破自我。
 
<< 返回列表